八字运势网

秦可卿托梦给凤姐

秦可卿托梦凤姐未妥之事是什么事

直接叫周易吧``不有本看风水的书叫这个名嘛``我想这个名肯定挺好``

秦可卿死后托梦给凤姐,梦的内容是什么

秦可卿托梦于王熙凤,警示贾府会盛极而衰,要她早作打算 秦可卿所托之事有两件。 第一,目今祖茔虽四时祭祀,只是无一定的钱粮, 第二,家塾虽立,无一定的供给。

秦可卿为什么托梦给王熙凤?

由于她不可能托梦给其他人。给贾珍?不行,正是贾珍把秦可卿本人、也把宁国府引上了不归路;托梦给贾蓉?也不可能,秦可卿和贾蓉本来就是表面上相敬如宾、实际上同床异梦的夫妻;托梦给尤氏?岂不成“鸡对鸭讲”?秦可卿只能托梦给平时和她关系最密切的王熙凤。她以为只有王熙凤可能拯救两府的没落。这一点秦可卿对王熙凤说得很明确:“婶婶,你是脂粉堆里的英雄,连那些束带顶冠的男子也不能过你。”一句话抹倒贾府所有束带顶冠者。王熙凤是荣国府的管家婆,也是荣国府实际掌权人物。王熙凤处世的能力、口才、心机大大超过贾府男子汉。照秦可卿看来,要想制止贾氏家族走下坡路,或者至少在走下坡路甚至遭受灭顶之灾时能留有退步,唯有靠王熙凤。秦可卿看对了一点,那就是王熙凤的能力超过贾府的男人。秦可卿没看到或想不到的是,王熙凤作恶的能力、给家族带来灭顶之灾的能力也超过贾府的男子。王熙凤办的坏事正是后来贾府被抄的缘故之一。
秦可卿托梦深谋远虑
秦可卿托梦王熙凤有三个内容,即第一,要切记“树倒猢狲散”的名言;第二,要采取措施保护危难时刻的家族;第三,马上要有件大喜事到来,但最后还是“盛筵必散”。三个内容都跟曹雪芹的家世有密切的联系,也使阅评《石头记》的脂砚斋和畸笏叟发生了对曹氏家世的联想,结果是畸笏叟干预了秦可卿之死的写作,让曹雪芹将秦可卿淫丧天香楼改写成病死。脂砚斋在抄写第十三回时回前有句话:“删去天香楼一节,即是不忍下笔也。”
这段话是说贾府,也是说曹府。
它确实说的是贾府。第五回警幻仙子接贾宝玉入梦时碰到荣国公和宁国公的灵魂,他们叮嘱警幻仙子:“吾家自国朝定鼎以来,功名奕世,富贵流传,已历百年。”这话和秦可卿说的一致。
这段话实际上又在说曹府。从曹雪芹的高祖曹振彦在明代天启元年即公元1621年开始追随多尔衮,到曹雪芹的父亲曹頫于雍正六年即公元1728年被罢官抄家,大体也是百年。
曹府到曹雪芹写《红楼梦》之前,确实是“赫赫扬扬已将百载”。曹雪芹的高祖曹振彦曾在多尔衮手下任佐领,满语叫“旗鼓牛录章京”。后来随多尔衮入京。曹雪芹的曾祖父曹玺曾任宫廷侍卫,曹玺的妻子孙氏是幼年康熙的保姆。曹雪芹的祖父曹寅幼年是康熙的伴读,后任宫廷侍卫,是康熙天子的宠臣。康熙即位后,派曹玺出任江宁织造。康熙二十三年曹玺死后,康熙又让曹寅继续担任江宁织造。康熙五十一年曹寅死后,康熙又先后让曹寅的嫡子和嗣子做江宁织造。康熙南巡到江宁织造府时,把曹寅的嫡母孙氏叫“吾家老人”,还给江宁织造府题写了“瑞萱堂”,颂扬像母亲一样爱护过她的孙氏夫人。江宁织造府这块匾在小说里变形为“荣禧堂”挂到荣国府正房了。
“树倒猢狲散”这句话,几乎可算《红楼梦》主题的总概括,这是曹雪芹的祖父曹寅经常挂在嘴边话,在圈内非常有名,同时代的人有具体记载。
曹寅的字“楝亭”,他的书斋叫“西堂”和“楝亭”。跟曹寅同时代的施瑮《病中杂赋》记载,曹寅跟诗友一起写诗、念佛时,最喜欢说的话是“树倒猢狲散”。施瑮的原话是这样说的:“‘楝子花开满院香,幽魂夜夜楝亭旁。廿年树倒西堂闭,不待西州泪万行。’曹楝亭公拈佛时对坐客云:‘树倒猢狲散’,今忆斯言,车轮腹转,以瑮受公知最深也。楝亭、西堂皆署中斋名。”施瑮是清初大诗人施闰章的孙子,而施闰章是录取蒲松龄做秀才的山东学政,蒲松龄和曹雪芹转弯抹角又联系上,世界是何等的小!
曹寅为什么喜欢说“树倒猢狲散”?谁是树、谁是猢狲?在曹寅的心目中,康熙是树,曹家以及跟曹家联络有亲的其他官员都是猢狲。是康熙把江宁织造这个并非世袭的肥缺变成曹家世代相传的。只要康熙天子还在,曹家就背靠大树好乘凉。康熙不在,就很难说了。曹寅对曹家潜伏的危机早有预见,他由于四次在江宁织造府接驾大量亏空了国库的银两,康熙天子知道而且体谅曹寅的难处,对他网开一面,继任的天子会不会认这个账?曹寅预计康熙天子一死,本来受到康熙天子信任的一帮臣子,曹家、跟曹家联姻的李家都要倒霉。曹寅心里一直嘀咕这件事,直嘀咕到死。“死不瞑目”是曹寅的儿子写到给康熙的奏章里的话。曹寅“树倒猢狲散”的预言非常正确,果然,康熙尸骨未寒,雍正就大整康熙的宠臣,先拿曹寅夫人的外家哥李煦开刀,以亏空国帑的罪名,把李煦放逐到东北极边,不久冻饿而死。曹頫也由于“骚扰驿站”莫须有的罪名被雍正天子下令在吏部分前枷号,雍正六年初又下令对曹頫抄家,曹家彻底败落。
曹雪芹把祖父曹寅的口头语从秦可卿嘴里说出来,把曹家家世的伤心史隐秘地写到《石头记》里了。这使《石头记》的评阅者非常伤感。畸笏叟在甲戌本加了一条眉批:“‘树倒猢狲散’之语,言(全)犹在耳,(曲)屈指三十五年矣。哀哉痛哉,宁不痛杀?”畸笏叟看到借秦可卿向王熙凤托梦讲出了曹寅的名言非常痛心。
秦可卿托梦中说的“诗书旧族”跟曹家的情况也是一致的。曹家在清代开国战争中立过战功,但身份是包衣,也就是天子的奴隶。曹家的诗书传统是在曹寅时代发展到顶峰的。由于曹寅肩负着向康熙天子报告江南民情的责任,他四周聚集了一大批著名文人,曹寅本人的诗词戏曲书法水平都相当高。所以,曹家也是诗书旧族。
为什么这样可以给贾氏家族保“永全”?秦可卿说,“目今祖茔虽四时祭奠,只是无一定的钱粮。”这话说得很巧,贾府祭奠有没有一定的钱粮?有。而且是天子赏的。第五十三回“宁国府除夕祭宗祠”写贾蓉从光禄寺领来个黄布口袋,上边印着“皇恩永锡”,盖着礼部祭司的印记,写着一行小字:“宁国公贾演荣国公贾源恩赐永远春祭赏二分,净折银若干两”。既有“永远春祭”必然还有永远夏祭、永远秋祭、永远冬祭。四时祭奠有足够的钱粮。用贾珍的话来说,这不仅是钱,还是天大的面子。但是假如天子下令罢官、抄家,荣宁二公的祭奠赏银就子虚乌有了。所以,秦可卿向王熙凤建议:趁着本日富贵,在祖茔边多置田庄、房舍、地亩,将来用这些收入做祭奠和家塾的用度。为什么一定要在祖茔边置办?由于,祖茔旁的田产是唯一抄家时不没收的田产。秦可卿说“便是有了罪,凡物可入官,这祭奠产业,连官也不入的”。这“凡物可入官”就是“抄家”换了个说法。祖茔边假如有田产,贾府就是被抄家了,完全败落了,子弟可以回家,靠祖茔的田产务农、读书、祭奠祖宗。
祭奠是保祖宗,家塾是保未来。秦可卿给王熙凤的建议是要保贾府的过去和未来。这在当时是相当聪明的举措。在小说里是秦可卿说出来的,实际上,这是曹雪芹用曹府血的教训总结出来的经验。曹家在雍正六年被抄家后,京城家产和人口都被雍正天子赐给隋赫德。曹頫第二年还处于枷号中,所欠的区区三百多两银子都没还清。曹寅的遗孀李氏穷得没法过日子。还是隋赫德产生恻隐之心,从赐给他的家产人口中,拨出位于崇文门外蒜市口的十七间半屋子、六个仆人送给曹寅之妻。假如当年曹府提前在祖茔设置房屋、田产、土地,曹頫何至于连几百两银子也张罗不出来?曹寅之妻何至于无立足之地?所以,脂砚斋在看到这段描写时加了“可从此批”的批语。
秦可卿托梦的第三个内容是预告贾府将要有一件“烈火烹油,鲜花着锦”的喜事,秦可卿提醒王熙凤,纵使有喜事,也不要忘了“盛筵必散”的俗语。
秦可卿说的喜事,是此后贾元春封贤德妃。小说里边贾宝玉的姐姐做了皇妃,现实生活中曹雪芹的姑姑不过是福晋。这件事充分说明,《红楼梦》是伟大的小说,而不是曹雪芹的自传、曹家的家史;贾宝玉是曹雪芹创造的艺术典型,而不是曹雪芹本人。
秦可卿最后念的两句话是“三春去后诸芳尽,各自须寻各自门”。这显然是指《红楼梦》里贾元春暴卒,贾迎春被折磨死,贾探春远嫁,贾府的三春都去了,贾府也完全败落,各自寻找各自的出路,飞鸟各投林。这是贾府“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”的大结局。
秦可卿说的“三春”对应到曹家,可以理解为曹家家史上三位关键人物。曹雪芹的高祖曹振彦、曾祖曹玺、祖父曹寅百年之中给清朝天子立下汗马功劳,也给曹家带来富贵荣华。曹振彦和曹玺早就带着创业的艰难和家族的荣耀走了,曹寅一死,意味着曹家要覆灭。“三春去后”这两句话使畸笏叟大动感情:“此句令批书人哭死”。曹家赫赫扬扬的家世正是终止于曹頫,他当然特别难受了。

容大奶奶秦可卿死后托梦对王熙凤说的话是什么

主要就是水满则溢月满则亏,让王熙凤在兴盛的时候想想以后用什么方法渡过难关。另外预言了一个大好事即元妃省亲。

秦可卿死后托梦给凤姐,梦的内容是什么

秦可卿托梦于王熙凤,警示贾府会盛极而衰,要她早作打算 秦可卿所托之事有两件。 第一,目今祖茔虽四时祭祀,只是无一定的钱粮, 第二,家塾虽立,无一定的供给。

秦可卿托梦给凤姐说的是什么,简要叙述

话说凤姐儿自贾琏送黛玉往扬州去后,心中实在无趣,每到晚间,不过和平儿说笑一回,就 胡乱睡了. 这日夜间,正和平儿灯下拥炉倦绣,早命浓薰绣被,二人睡下,屈指算行程该到何处,不知 不觉已交三鼓.平儿已睡熟了.凤姐方觉星眼微朦,恍惚只见秦氏从外走来,含笑说道:"婶子好 睡!我今日回去,你也不送我一程.因娘儿们素日相好,我舍不得婶子,故来别你一别.还有一件 心愿未了,非告诉婶子,别人未必中用." 凤姐听了,恍惚问道:"有何心愿?你只管托我就是了."秦氏道:"婶婶,你是个脂粉队里的 英雄,连那些束带顶冠的男子也不能过你,你如何连两句俗语也不晓得?常言`月满则亏,水满 则溢',又道是`登高必跌重'.如今我们家赫赫扬扬,已将百载,一日倘或乐极悲生,若应了那句 `树倒猢狲散'的俗语,岂不虚称了一世的诗书旧族了!"凤姐听了此话,心胸大快,十分敬畏,忙 问道:"这话虑的极是,但有何法可以永保无虞?"秦氏冷笑道:"婶子好痴也.否极泰来,荣辱自 古周而复始,岂人力能可保常的.但如今能于荣时筹画下将来衰时的世业,亦可谓常保永全了. 即如今日诸事都妥,只有两件未妥,若把此事如此一行,则后日可保永全了." 凤姐便问何事.秦氏道:"目今祖茔虽四时祭祀,只是无一定的钱粮,第二,家塾虽立,无一 定的供给.依我想来,如今盛时固不缺祭祀供给,但将来败落之时,此二项有何出处?莫若依我 定见,趁今日富贵,将祖茔附近多置田庄房舍地亩,以备祭祀供给之费皆出自此处,将家塾亦设 于此.合同族中长幼,大家定了则例,日后按房掌管这一年的地亩,钱粮,祭祀,供给之事.如此 周流,又无争竞,亦不有典卖诸弊.便是有了罪,凡物可入官,这祭祀产业连官也不入的.便败落 下来,子孙回家读书务农,也有个退步,祭祀又可永继.若目今以为荣华不绝,不思后日,终非长 策.眼见不日又有一件非常喜事,真是烈火烹油,鲜花着锦之盛.要知道,也不过是瞬间的繁华, 一时的欢乐,万不可忘了那`盛筵必散'的俗语.此时若不早为后虑,临期只恐后悔无益了."凤 姐忙问:"有何喜事?"秦氏道:"天机不可泄漏.只是我与婶子好了一场,临别赠你两句话,须要 记着."因念道: 三春过后诸芳尽,各自须寻各自门.凤姐还欲问时,只听二门上传事云板连叩四下,将凤姐 惊醒.人回:"东府蓉大奶奶没了."凤姐闻听,吓了一身冷汗,出了一回神,只得忙忙的穿衣,往 王夫人处来.